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公车百态
公车百态

公车百态

“车辆靠站请注意,8路无人售票车。开门请小心,下车请走好。下一站,人民广场南。”

  随着公交车那千篇一律的声音,前后两个车门同时自动开了。车内和车外的人该下车的下车,该上车的上车。在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,每一个公交站点,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上上下下。赶着去上班的蓝领白领,快要上学迟到的男女学生,人人行色匆匆。有的不停的看表看手机时间,有的神情焦急,还有的,乘这会儿工夫还抓紧时间在车内吃早点。

  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,昨晚的一场大雨,顿时让炎热的夏季成为了过去。不少人,都已经穿起了两件衣服。只是就在车门即将关闭之时,外面忽然又窜上来一个年轻人。别人至少都穿着长袖衬衣,他竟然只穿着一件背心和一条花花绿绿的沙滩短裤。脚下,踢踢踏踏的拖着一双拖鞋。扔了两个硬币到零钱箱里后,就开始贼忒兮兮的打量起车里的人来。

  这时候的公交车内,虽说还不算挤得要命,但几乎每个角落,每一个吊带扶手处都已经站满了乘客。这年轻人若是还想找得到座位,那就真的是奇迹了。

  可是,似乎这年轻人对哪里还有空位子并不感兴趣。他那双贼兮兮的眼睛只是在车里的年轻女人身上转,只要稍稍有点摸样的,他必然要多瞄几眼,目光总是不离女人的胸部和臀部。

  马上,只见这年轻人眼睛一亮,立刻动身向车中间挤去。口里还嚷嚷着:“哎,哎,让一下,让一下!”

  一路的乘客纷纷皱着眉头侧身避让,但也没人去说他什么。这年轻人在经过一名少妇身后时,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,左掌张开,竟然重重的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抹了一把。等那少妇惊觉时,年轻人已经走过去了。

  少妇只好远远的怒视了这年轻人一眼,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她还是忍了下来,并没有张口开骂。

  这时候,8路公交车已经开动,驶向了下一站:人民广场南。车体摇晃中,这年轻人来到最中间的某处,就站住不走了。他的身前,站着一位少女。看摸样,似乎是个女大学生。清清秀秀,干干净净。一头披肩的长发,下身穿着一条紧绷的蓝色牛仔裤。两条腿笔直修长,臀部浑圆挺翘,身材甚是养眼。

  年轻人的目光,就盯在了这女大学生挺翘的臀部上,贼兮兮的笑着,脸上一付色迷迷的表情。

  车在行驶着,随着行驶中轻微的摇晃,只见这年轻人先是观察了一下左右,见没人注意他这里,便悄悄的伸出了一只手,慢慢的,假装无意的碰了一下女大学生的臀部。

  在拥挤的车内,人与人之间磕磕碰碰那是在所难免,所以女大学生也没在意。只是过了几秒钟后,这年轻人又碰了她一下。这下稍稍用了点力,手指把女大学生的臀肉按陷下了一块。

  女大学生感觉到了,但她还是没有在意,以为车内太挤所致,便稍稍向里挤了挤,离身后的这人远了些。

  但这女大学生似乎就是这年轻人的猎物,岂肯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她。不多会儿,年轻人索性走上一步,将身体紧紧地抵在了女大学生的身后。并且,大着胆子把下腹部顶在了她的臀部上,借着车体的摇晃,竟然开始摩摩擦擦起来。

  也许是感觉到了男人那不雅之物侵袭吧,女大学生忽然身体一僵,脸色瞬间红了。急急回头一望,接着急收臀部,想避开这年轻人的骚扰。

  但这年轻人没有就此收手,反而变本加厉,不但再次紧贴上去,而且一只手直接摸到了女大学生的屁股上,十分放肆的又捏又摸。

  女大学生顿时脸色变白,惊慌之下,只好拼命想移动身体逃开。但年轻人不动神色间,已经用腿挡住了她的去路,身体又紧紧抵着她,一时间,竟是移动不了分毫。

 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也许是害怕所致吧,女大学生竟然不敢大声叫喊,受到了骚扰,除了挣扎和委屈得要落泪外,愣是没有其他反应了。

  眼看着这年轻人胆子越来越大,料定女大学生不敢呼叫,一边将**顶在她半边臀部剧烈摩擦,一边那只手已经滑进了她的股内,顺着股缝,马上就要探到了女人最隐秘的地方。

  就在这时,只听“嗖”的一声轻响过后,正在放肆骚扰女大学生的年轻人忽然啊哟一声惨叫,捧着右手腕急急离开女大学生的身体。接着地上一阵滴溜溜声响,一只签字笔的笔套在众人的脚边盘旋滚动,碰了两个人的鞋子才静止了下来。

  年轻人右手腕已经通红一片,看他连连用左手抚mo着,表情痛苦和狂怒。凶狠的目光瞪向了刚才笔套射来的方向,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谁?他妈的是谁?”

  众人表情愕然,仿佛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站在那个方向的,大概有四、五个人。一个是中年男人,身体微微发福。两个是中学生的摸样,正看着暴怒的年轻人不知所措。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,一脸不屑的看着年轻人,仿佛刚才他猥亵女大学生的情景,全被她看见了。

  妇女的后面,站着一个畏畏缩缩的白领青年。见年轻人凶恶的目光瞪来,他吓得赶紧把脸藏到了妇女的背后。仿佛表明这事和我没关系,我什么都没看到,也什么都没干。

  仔细看看他,却见他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。虽说看上去象白领,但身上的那套西服皱巴巴的,也不知是哪个街边摊买来的廉价货。头发乱糟糟的,好像三天前起床以后就没梳理过。脸上戴着一副可笑的黑框眼睛,土不拉机的,搞不好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产品。

  这个看上去胆子极小,又极不起眼的白领青年让年轻人只扫了一眼便略过了。两个中学生不太可能,那妇女又不会有这么大的力。于是,他目光定在了那个中年男人身上,伸手一指,恶狠狠的一边走向他,一边喝道:“刚才是你是不是?我看你他妈的是活腻了吧?”

  那中年男人一脸的无辜和迷茫,摸着头皮气道:“什么事啊?我招你了吗?”

  说话间,人民广场南到了,公交车停靠在站前,两边的门又同时打开。

  刚才被年轻人骚扰的女大学生这会儿早就挤到了下车门前,受惊的她一等门开,便赶紧跳下了车,抹着眼泪飞奔着逃离了此地。车内年轻人和中年男人还在吵吵,最不起眼的那个白领青年趁乱也悄悄的下了车。

  看着女大学生泪奔远去的方向,白领青年伸手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,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。接着,他悄悄的从西装内袋里摸出一只没有笔套的签字笔,顺手拉开左手拎着的一个老旧公文包,把签字笔丢了进去。

  8路公交车开走了,在市区最繁华的人民广场南侧,矗立着一幢高二十五层的大厦,那里就是白领青年工作的地方。看看腕上的那只上海牌老手表,才七点五十分,离上班时间,还有整整十分钟。

  “嗯,时间刚刚好!”

  白领青年自言自语了一声,又是伸手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,略略驼起了背,夹起那只老旧的公文包,就象无数为了生活奔忙,又永远没有前途的公司小职员一样,小跑着向那幢二十五层高的大厦而去。

【完】